目 录CONTENT

文章目录

🍃语丝:小镇做题家面前的分岔路口

梦中小城
2023-10-15 / 1 评论 / 3 点赞 / 648 阅读 / 3,584 字

hey,这里是梦中小城小站,欢迎访问!

在做什么

秋天的夜静悄悄的,冷月不知道躲哪里去了,独留蟋蟀儿窸窸窣窣的低鸣空荡在夜的深邃里,竟格外动听。清风从远方而来,项目部院子里的清爽了许多,顺带着也把大地的尘埃带走了,我的内心由刚才的焦躁又缓和了些许。

今天下午和同学去市中心闲逛了会,在闲谈交流中获悉到了一些其他同学的简单讯息,突然感觉时间的变化魔力可以在短短五个月间展现得这般淋漓尽致,这般现实骨感。

有的同学在上份工作意外被迫结束正处于GAP阶段,有的同学为生活或为所谓梦想则从海里回到船上去再寻发展机缘,而有的同学踏上了国内外求学奇幻之旅。当然也有的同学在陷入自我否定中还暂未脱身,这是大多数。

从朋友圈里我也可以得知同龄人的情况,看着许久未联系的同学朋友的信息,也会为他们的成功而喝彩,啊,真优秀!也会同情部分同学朋友意外地不好遭遇,唉,生活真难!

哎?!在一个不为所知的小角落里,怎么会有一只躲在龟壳的小乌龟?瞧!他正以蜷缩慵懒的姿态蜗居在小小的乌龟壳,探头探脑地看着这讯息变化、催人向上的大世界,但他还是习惯于遇到风吹草动就躲到了它的安全屋里,当然这个大世界是不允许这样的,至少现在是不允许的,虽然是这般但他一如既往。探头,缩回去,再探头,再缩回去。

当年一个背着破旧书包意气风发的小镇青年,也和那只小乌龟一样,遇到了一些不可避免的变化,心情变得复杂,他有些退缩了。

在那变故之前,他通过了“千年难逢”的笔试考试获取到了进入大城市门票,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兴高采烈地到了一个新地方,面对大都市灯红酒绿、花团锦簇的崭新城市面貌时,心里无限憧憬。不禁感慨,“啊,这里很好!我会属于这里的。”

但我们都知道童话永远是童话,灰姑娘的水晶鞋并不会都能被白马王子捡到,正如人失去的青春再也找不回,现实的残酷我们是不可避免的。

他在遭遇了一些变故后,遇到了现实很多难题时,有些心灰意冷,回想起之前信誓旦旦现在看来有些近乎可笑且怪诞的想法时,曾经的坚定信念,如今看来却如同一场荒诞的等待收场的闹剧。 他不得不改口说道,“啊,这里好难哎!这里不属于我,但我还是想留在这里。”

——那个青年是谁?是我吗?是吧。

——是屏幕面前的你吧?也许也是吧。

——是正在为学习和生活奔波的我们吗?可能需要对这里的「我们」这一个词划分定义一下,也许就会有答案了。

我们不是全部的我们,是单指没有什么大背景、以笔为戟战到前线、以残酷的冷笑面对生活炮火的“不知好歹”的人。

哦,你也是?那么我会紧紧握住你的手,和你说声,“你好!同志,继续努力吧,为着生命的光我们继续前进吧!在明知道会成为生活的炮灰仍一如既往地执着里奔跑吧!”

能做什么

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的长衫,我们都在穿着或者曾经穿着而现在被迫脱下了,当社会在议论孔乙己要从被困在长衫里走出来时,我知道,事情的苗头不对了。身边同龄的人也在说着这衣服没用的时候,用金钱成本价值来考量着这衣服时,我知道,事情更加不对了。

我也在反思,就像鲁迅先生在面对动荡不安的年代里思考青年人的去路一样,即使我的想法可能是很幼智、片面的。还是写些文字聊以慰藉吧!如果有幸,化作一点渺茫的火光,去照亮后面也在摸黑前行的人,虽卑微但我很笃定这是有点价值的、有点意义的,即使这被宣称是没有价值的、没有意义的时候。

小镇做题家,一个源于豆瓣略带自嘲意味的词语,出身于十八线小城市或者县镇的青年,因为善于做题而取得了不错的高考成绩,从而考入一个不错的大学的学生。新媒体大肆传播,这一类学生往往个人能力并不太出众,交际能力也很普通,眼界缺乏,少有的过人之处就是高中时期做题的能力。真的都这样的不堪吗?倒也未必。

我们清晰地知道,我们并不是困在长衫里,我们是困在了世俗之见里了,困在了那些变化莫测的大规划里了。因为不被理解,因为无可奈何,因为身心俱疲,我们有些人选择人躲进了龟壳里,比如正在案桌前写下这段文字的我。

看到燕梳时评提到,“学历不但是敲门砖,也是我下不来的高台,更是孔乙己脱不下的长衫。这身长衫,寄托的是父母的希望,是自己苦读的梦想。读书人脱不下长衫,就像出家人放不下袈裟一样,是近乎于信仰的追求。”

这种亘古不变的朴素信念,我们这些被视为“乡巴佬”的小镇青年被灌输的奋斗信念,在近些年的变化里,又再次面临着巨大的挑战,在当前人口老龄化与人口红利渐褪的交错时期里,我们重新面临了抉择与改变,就像作为小镇做题家的我们,在面对是留在小镇还是走出小镇一样,迷茫又无奈。

那些苦的、累的、脏的、被嫌弃得一无是处、只有几个铜板的工作谁来负责?哦,是我们,后面也只能是我们。我们抱着那我们视为宝的写着“远大梦想”的试卷,从小镇上走了出来,从学校走了出来,但很不幸运,刚出校门时我们就被门前的小石头绊倒了。

三年里以及三年后的我们,在当前人才就业市场里撞得头破血流,这边的血还没止住,新的伤口又疼了起来。我们知道,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毕竟还有人拿着盐说是药不停地往伤口上撒咧,如同给翻身的咸鱼不断加冰一样。还不时轻蔑着说,「年轻人,快!站起来,这点痛算什么!!!」

被各种嘲笑或煽动,心里有苦说不出,也不想说了,我知道的,我也已经快不会说话或者不再想说话了,但还是拖着疲惫的躯壳再呐喊会儿吧!高声“无病呻吟”会吧!在冰冷的大数据时代里,我们主动或被动喝着大众化、小众化的“毒鸡汤”与“热鸡汤”,在寒冰刺骨的角落里,我们抱团取暖着,哭着哭着魔怔地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又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。

周国平先生说过,人生有三次成长:一是发现自己不再是世界的中心的时候,二是发现再怎么努力也无能为力的时候,三是接受自己的平凡并去享受平凡的时候。

我们也在改变了,真的,至少在我看来是这般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我们中的很多人去送外卖、去做服务员、去跑滴滴、去扎根基层,去做着那些我们曾经极力嫌弃的工作了。我们明了我们的平凡,对着生活做出了一些让步,在面对生活的苍凉里,即使是一条好像没了灵魂的咸鱼一样,还上下左右扑腾、扑腾、在扑腾着,我们坚信又疑惑着「我们还没输!」「至少输得体面一点?」「管它呢!」,虽然会被说是这和那用“精神胜利法”的阿Q洗脑何异?

想做什么

很多东西并不是我们能抉择的,但大部分的事物我们可以还是有选择的余地,至于结果如何,因人因异。作为青年,能走什么样的路,去看什么样的风景,这还是可以决定的。我们已经选择不了我们的出身,但我们还是能改变我们的下一步。我们虽不是家住在罗马,但我们只要脚还有力,人还有一口气,我们就要学会去寻找路、找到路、走好路。就像我经常引用的一句话“我们不会发现路,除非敢于迷路。”

之前在备考的教材中看到这样段话,风笑天先生提到,选择什么交通工具和采用哪种旅行方式,完全取决于你想去哪里,特别是取决于你想要看什么。因为在特定的时间、经费、环境等客观条件限制下,有的景色只能坐飞机在天上才能看到,有的景色则只能靠双腿徒步跋涉才能看到。自然,这两种不同的方式所看到的“风景”也是不一样的,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:它们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“观看”和“认识”现实世界。

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桑于一粟。我知道我们很渺小,我们仰望着星辰大海,但也知道我们最终的归属都是,在社会市场里像白菜一样被挑来挑去或踩来踩去的,但我们确实还是得自己定一个方向,知道自己当前或者未来要做的计划,去按着既定着目标去努力着,在韬光养晦的日子里还记得你是谁、我是谁、我们是谁。

做成什么

朋友说,「你不要老是死读书,要多去做出改变,不要躺平啊!」我也反嘲了一句,他不会懂得,其实如果我没有改变的话,我就不会选择别离小镇,不会走到大城市里,我就没有机会或者有资格和他坐着一起心平气和地谈论起这个话题。当然我也知道,我是得去做出更多的选择和努力了。

回到我们能「做成什么」这个话题上来,俗语说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在我们获取不到更优更多的选择的时候,那就让自己的内心在“丝竹乱耳”的闹市里安静下来,去主动学习新的知识,去坐好“冷板凳”,去把那狗屁般的金钱价值学说、读书无用论学说丢垃圾桶里,还是坚持好读书、学习、运动、前进、向上。

我相信我们会改变,往好的方面改变,至少不会比在迷茫中无所适从被时代拖着走的我们更加糟糕,对吧?

最后再点上一首小曲赠予我们,共勉!

就像歌词里唱到的那样去拼搏前进:

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

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

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

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

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

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

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

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

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

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

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

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

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

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

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

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

继续跑 带着赤子的骄傲

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

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

为了心中的美好

不妥协直到变老

3

评论区